专访|方书剑、周继琛、丁辉:一切都来得及实

发布时间 2019-09-09

  我觉得这个人物(刘宝)他是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。刘宝内心很胆小与惧怕,包括在死亡面前,但他会转移注意力到其他事情上,而不去想这些关于死亡的事情。所以其实刘宝是一个非常正能量、积极的人,他也会带给杨晓宇积极的一面。不仅是想让自己的余生变得更加美好,也希望能够拯救杨晓宇。这是他们两个人互相成长的过程,是彼此人生中值得的知己。

  在演绎角色的过程中,会不会从自己身上发掘灵感呢?说一说你和角色之间相似的点

  我觉得我和刘宝非常像,首先就是心态很像。我很喜欢在一些事情上往积极的方面去想,当然我也可能会像他一样,也会有悲观的时候,但是积极多于悲观。刘宝的浪漫主义色彩非常好,也值得我更多地去学习。刘宝余生特别美好,虽然很短暂,但是有杨晓宇的陪伴,余生过得很漂亮。

  后面演得越多,越容易走出来,这算是一种经验的积累吧。前几场演出的时候,尤其到了后半场,演到最后一场戏,两人在看守所的最后一次见面,当时演完整个人手脚麻木,坐着轮椅推下来之后需要工作人员拍打,知觉才能缓过来。现在就还好一些,随着这么多场巡演下来,自己找到经验了。

  在演出非常密集的行程下会感觉有些麻木,就是有时上台前会感觉调动不起自己身上的机能,感觉自己还没准备好。这些问题大家或多或少都会存在,都会有这样的心理,但是我会去找技巧找方法,会自己给自己灌输,就比如今天台下坐着谁,今天有哪些观众,由此来激起我表演的欲望和演唱的欲望,来激励我自己。我认为一个演员在台上,一定要有自己表达的欲望,从心里表达出来,观众才能接收到。所以我经常找一些奇奇怪怪的点来刺激自己。

  我是浙江人,来杭州简直感觉回家了。坐高铁来的时候,周围都是家乡话,太亲切了。这是我这半年来离家最近的一次,杭州这几场家人也会来观看演出。我从小就在杭州比赛,第一次省级比赛唱《小男孩》就是在杭州,比大家在央视看到的那一版还要早。印象特别深刻,当时是在工人文化宫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。每一年都去那里比红歌赛,前面还有一条夜市。杭州对我来说太亲切了。

  《我的遗愿清单》已经巡演了很多城市,那么这期间有什么契机,或者特别的经历,让你觉得自己提升了许多?

  我觉得是循序渐进的一个过程,没有说特别的哪一场吧。作为一个演员,会一场更比一场有经验,甚至有时候我会觉得这一场还不如上一场。这是一种成长,一种经验的积累。

  会收藏粉丝做的表情包。他们都太有才了,音准好,音色也不错,个个都很高音,个个都很有才华做那种小表情。那些表情包我和朋友聊天会偶尔发几个,但多过于用其他表情包。

  第一次这么多人给我祝福,很惊喜也很感动。那天在房间里看祝福视频,哥哥弟弟们也都给我录了。那一刻就在想,人生真的很奇妙,一年前过生日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今年的生日会过得这么开心,还过得这么久。5号过完生日,6号在北京,清单剧组还准备了生日活动。当时我以为演完就走了,还在想是有什么宣传活动吗,就还蛮有意思的。当时大家给我唱生日歌,那是人生第一次,很多人陪我一起过。这是我参加《声入人心》节目后的第一个生日,这一年,跟过去的我比,不管是心理、学业、事业,都是转折性的见证,还蛮重要的一次生日吧。

  清单对我来说是一部非常有情怀的戏。我发过一条微博,就是我跟老师说我要去清单剧组面试,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一定要演到刘宝,这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一个目标和动力。现在我演到了,演这么多场,很感谢这么多观众能够喜欢这部剧,能够走进剧院来看我们。希望还没看过的朋友,尽快走进剧院来看遗愿清单,看完之后你一定会后悔没有更早得来看这部剧。我们也不负众望,一定会演得更好。

  他们两个角色之间是存在着不同的痛苦的,刘宝是身体上的疾病痛苦,而晓宇是由家庭造成的心理上的痛苦。刘宝和晓宇之间在性格或者处事方面都有着较大的不同点,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一个相互救赎的过程。

  有几场确实走到了情绪里去,在上海有一场我唱《why》的时候,当时哭到发不出声音。整个人的情绪完全进去了,哭到不行,想要发声却很难发出声音。其实这个状态是不对了,因为太进入这个角色了。现在自己会更游刃有余一些,能够很好地控制情绪。

  对杭州印象还是蛮深刻的。我高三的时候准备考浙师的钢琴系,在杭州呆了两到三个月。对杭州印象最深的美食就是醋鱼,景点的话还有雷峰塔、灵隐寺。

  会遇到很多身体状况上的小意外。哪怕你感冒、发烧特别严重,你也还是要上台。上海场的时候,在排练前四五天,我的腰扭伤了,当时特别严重,那天连走路都没法儿正常走。会影响唱跳,感觉完全发不了力。

  排练过程中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,每一任晓宇都会当一下“艾佳慕”,坐互动位,让刘宝对着你表白。在上汽·上海文化广场发的一个视频里,有排练时候我和周可人的一段对戏。

  生活给予你的并不是很多,包括戏里的歌词就是这么唱的——“留给你的时间这么多,但是我却一点一滴都非常珍惜”

  刚才看你在走台,感觉怎么样,和其他城市演出的时候相比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地方?

  每场演出都需要调整,这是一个习惯,而且这次是和方方的合作首秀,两个人有很多需要磨合的,要去互相适应的。肯定会有新的火花需要想办法让它绽放得更美丽。不管是舞台剧还是影视,每一次都能更好,可能下一次再演的时候觉得这个地方还可以更好,又发现那里可以换一种方式演.总得来说就是,随时都有变化,新排练的时候会发现新的舞台魅力。

  调整的地方就是在与时俱进的语言包袱上。每一场去任何一个城市,都会因地制宜。比如我今天来到了杭州,晓宇的人物设定就在杭州长大的,刘宝就是他在杭州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,我们会根据每个地方的不同来调整自己。

  前段时间还在考虑写下自己的清单,其实有点类似于一个纪念吧,像最让自己难忘或者是最开心的几件事情,或者还有最期待发生的事情。和很多人一样,我希望多带着家人一起旅游,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时间,比如能沉下心看一本书、写一篇毛笔字,这样很简单的事情。

  很希望能在西湖边和家人一起享受四个小时喝茶的时间,很期望带着家人再一起来杭州,很舒服地聊聊天,好好享受时间,让时间不是从慌张中度过,和家人一起浪费时间就很好。虽然是一件很简单的时候,但是从我开始想这件事情开始,到现在都没有实现过。

  最大的改变就是穿着风格跟自己不太一样。从17年首轮排的时候,我要像一个叛逆的孩子,包括学习晓宇的站姿坐姿语言习惯,当时带着手环戒指项链不太习惯,带久了会觉得,好像还挺帅的。慢慢从穿衣习惯上也会有点改变,比如会去尝试暗黑系、摇滚风。

  我从小到大,家里比较严,从小就是比较乖的孩子。当我接触到杨晓宇这个角色,不礼貌、乖张、纨绔,我就在想他一定是我小时候特别讨厌的那种人,是班里极其坏的孩子。了解摇滚之后,再去了解杨晓宇,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迷摇滚那样,他只是觉得这样很酷。摇滚是他可以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,他认为这就是我的态度,这是一种呐喊与宣泄。

  演第一轮的时候,和我的搭档于晓璘,我们两个一起排练的时候,大家看到我在装狠,而他在装弱。两个人性格是完全相反的,但是排到后面我们会发现其实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多面的,每个人都会有乖张、烦躁的那一面,只是演出的时候需要把这一面拿出来放到杨晓宇身上,其实这也只是他的一种伪装,背后他有自己的原因。角色一定是源于自己。

  确实会有,但我觉得演员是很幸运的。那个不是我与自己的相处,而是那个角色与我的相处。抽离出角色的时候,是会很难受,但是这种感觉也是极其宝贵的,因为我经历了与我自己生活完全不同的另外一面、另外一种态度、另外一种感受。虽然是演戏,但是也是线年首演的时候一定会。现在和角色越来越熟悉了,角色某种程度上和我越来越近,真切的感觉到那些开心也好伤心也好,我更知道怎么用杨晓宇的方式表达出他想表达的喜怒哀乐。

  我会认真对待每一场演出,演出前我会把自己的想法清空,回到杨晓宇的身体里,就不会感觉到紧张。每一个剧场都有他自己的味道,我会感受剧场,让自己熟悉这个地方。

  有。19年排了第三轮,有意思的事情可能分享到很晚都说不完。我记得清单第一轮的时候,我、阿云嘎、于晓璘、张志(张博俊),会在一起相互取外号,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。和方方这一次算是新合作首秀,他是一个很灵的演员,在台上排练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他身体里有一股能量。

  有想挑战的角色。会考虑到自己能给予角色多少,以及角色能给予自己多少,都是我会去考量的因素。我会想去尝试更多冒险,这些都是未知的。接下来的话,年底会有一个话剧,是和赖声川老师一起,因为我是上剧场的一位演员,我们到时候会一起创造一个新的剧目,角色和剧本都是极为复杂的,我最近也在看一些相关书籍,期待与大家的见面。

  来到剧场,看到晓宇刘宝的故事,他们所发生的故事,离我们很近又很远。遗愿清单这部剧里有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方面,也期待和大家一起感受不一样的新东西。